马透之窗 祝福传递空间 投稿发布 | 赞助单位 | 赞 助 榜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文化 >

透堡传统社会民间宗教信仰的特征和功能摭见

时间:2008-12-21 00:00来源: 编辑发布:
颜学清
透堡镇位于连江县东北部,是福建省首批五大历史文化名镇之一。其发展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经考古专家对该地区出士的印纹陶瓷残片的考证鉴定,3000年前就有闽越族先民在此开荒拓殖、繁衍生息。
据全镇黄、杨、林、王等各大姓族谱和《三山志》关于唐景福中,王氏入闽,淮民随之……”的等史料记载,居民大规模入迁定居约为唐、五代时期。在透堡传统的民间社会里,民众普遍相信,多一个神灵,就多一层保护,神灵越多就可以得到越多的庇护。因此,既有土生土长的俗神崇拜,如被称为儒教的民间宗教信仰中的圣贤、自然和祖先崇拜,道教以及中国化的佛教信仰,又有外来的宗教,如基督教、天主教信仰。总之,他们见神明就烧香,遇寺庙就朝拜,是笼而统之的全神崇拜。
透堡的民间宗教信仰与民间社会两者之间几乎是相互胶着的,在宗教信仰上体现如下形态特征:  
()宗族性民间宗教信仰与家族制度关系密切,而家族宗教信仰带有极为强烈的功利性、实用性色彩,即寄望于某种神灵偶像能对本家族提供某种特殊的护佑。家族组织并非民间社会惟一的组织形式,但却是最基本的社会组织,与民间信仰具有最为直接、最为密切的关系。尤其是迎神赛会等民间信仰活动多由乡族组织进行。虽然经过几百年上千年的发展变迁,但在透堡传统社会里,宗族的社会地位和传统势力的总体格局没有太大的变化,居于中心地位的是背山面海沿溪而居的西门、北街、南街三个行政村的黄、林、杨三巨族大姓,起着主导的地位;居于次中心地位的为塘里、陇柄两个行政村,而馆读、尖墩、龙头三村则处于边缘地位。从玄天上帝、顺天圣母、东岳泰山、正一玄坛、叶治太尉、灵佑尊王六路神明的下殿地点和元宵游灯活动可以明显地看出各族姓在传统社会里的历史地位的区别和力量势力的强弱。  
透堡的上述六路神明由黄、林、杨三巨族大姓六个房系主管,民间简称为六管。在六神赛举行前三天,黄、林、杨三巨族大姓要组织人员将各自主管宫庙的神像移抬到宗祠中,是谓下殿,供民众烧香膜拜。其中灵佑尊王下殿的地点是黄氏仲房宗祠,顺天圣母下殿到杨厝街杨氏宗祠中,东岳泰山下殿到陇柄杨氏祖厅,叶治太尉下殿在北街埕里林氏宗祠里,玄天上帝移座于黄氏孟季房宗祠,正一玄坛则直接落座于多由下街林氏族人掌管的童井亭内。  
透堡儒教信仰的另一表现形式是正月元宵到各境神庙的游灯活动。游灯活动历时5天。农历正月十四至十六日,以杨、黄、林三大姓为主,其他诸姓按游神时的别随行。正日正月十五也是固定在杨、黄、林三大姓每三年轮流一次。游灯活动以大锣和马号开路,接着是灯头、高照灯、骨排灯、花灯等,队伍浩荡,穿街过巷到遍布全镇的大小神庙、祠堂拜灯,祈求百子千孙,多福多寿,热闹非凡。十七至十八两个晚上是游灯仔,杨姓游灯到报慈寺,黄姓游到下濂的弥勒寺,林姓游到炉峰寺。  
()传承性王姓居民绝大多数人居住在尖墩村,在透堡则是处于边缘的地位,但在镇上居住的不到150人的王氏乡民却在众宗族中占有一席之地,有一定的发言权。这可能跟王氏是开闽王的姓氏有关。启土无诸地,开闽第一家的祠联,道出与开闽王王审知之间的渊源关系。王潮、王审知是于唐光启元年(885)正月率河南光、寿二州起义队伍5000人出走江南。景福二年(893),王审知率兵攻下福州,王氏兄弟尽有闽地,唐廷授王潮福建等州都团练观察处置使,奠定闽国的基础。唐景福年间,随王氏入闽的淮民在透堡见到其故乡神祗杜三郎的香炉及书砚漂浮在岸边,即建炉峰庙供祀,透堡的开基祖神由此而来,由于王氏是淮民的主子,因此他们在透堡民间的六神信仰中归于大王管,参与其祭祀活动。在王姓居民聚居的尖墩村,建有石牛堂,独立供祀从透堡分身的灵佑尊王,体现了历史的一脉相承。又如郑氏家族在透堡算不上是巨族大姓,但由于透堡的郑氏较早入迁,名人辈出,在宋代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就有三个:一是在职期间,持正不阿,议论切中时弊而招致奸党嫌忌,受近习(皇帝亲信)和外戚宰相韩侂胄排斥,外放出知台州。因未遂报国之愿,忧郁寡欢而病卒任所,被朱熹称为有古诤臣之风的郑鉴(11451182);二是为人方直严毅,与公卿大夫交往,言不及利,语不阿媚。闻知奸臣郑清之再任丞相,愤然登门厉叱端平败相,何堪再坏天下耶!’而被执入狱。居家不蓄金银珠宝,唯世藏古今书数千卷。教诲子弟要修心养德,注重文学,热爱祖国,受学者崇敬,被称为道学君子的郑起(11991262);三是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堕北风中。用血泪研墨写成,被中外史家称为千古奇书《心史》,《闽都别记》用一章的篇幅,记述其忠肝义胆的南宋遗民作家郑思肖(12411318)。官宦豪门在传统社会里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尤其忠义孝廉之士倍受推崇和敬重。因此郑姓家族在民间宗教信仰中拥有较大的发言权。  
()区位性。在透堡,六神普受民众的崇拜,但是是有一定的区域划分的,如正一玄坛的供祀地点在透堡的东门外,这里的周边林氏宗祠林立,居民多为林姓,所以正一玄坛宫庙的日常打理就由林姓民众为主负责,来庙烧香祭拜的也多是林姓居民。同样道理,供奉玄天上帝的棋盘堂,位于透堡的西北方,它是属于黄氏孟季房祠的,其日常事务就很自然地落到居住在西门、北街的黄姓族人肩上。泰山宫处于透堡西门外,比较接近陇柄村,又属于该村杨氏祖厅,在村里占绝大多数的杨姓村民很自觉、很乐意为它的兴旺发达出资出力。灵佑尊王虽说是全镇的地头神,由于在尖墩村建有分庙,所以尖墩村的村民也很少到透堡塘里的祖庙来进香,这完全是区位性使然。又如透堡西门村西门兜有一杨姓乡民在福州天主教区任总铎高职,其在家族内部进行近百年的传教布道工作,因此300多号天主教的教徒多集中在这里,而且他们多为杨姓乡民及其姻亲。  
()功利性信仰基督教的民众在透堡有1000多人之众,其成分比较复杂,信教的动因也各不一样。这些人(多为妇女)由于疾病、家庭问题、心理孤独、感情需要或受热心教徒宣传影响而信教,以期从宗教上寻求精神安慰。多数甚至绝大多数信徒并不真正懂得所信宗教的教义、经典、历史。其信教目的,不是要达到某种终极关怀,而是出于临时性的实用需要。例如,经过无数次的烧香拜佛、求签问卦之后,家人的病情根本没有得到缓解,家庭的紧张关系没有得到缓和,中国的神仙没有办法驱魔捉鬼,于是就希冀借助外国的上帝来救世而改变信仰,这些人往往文化水平较低,理解能力有限,并不在乎全面把握理解宗教教义的深刻程度,而是企盼能从信教中得到心理的慰藉和家庭个人的平安、发财、升官等等。因此这些人当中绝大部分不是虔诚的信教徒,在他们所祈求的愿望得不到实现时,可能又要转变信仰。又如透堡民众大多在年初要到尊王宫许愿,年终都要备礼谢神。礼物的厚薄,则视愿望实现的程度酌定。但很少有人因愿望暂时无法实现而不备礼献祭的,是则诸众生戚戚于祸福也,其于鬼神非能对越,不敢不谄也。在他们的心灵深处,认为祭拜神明是有百益而无一害,只要点上几根香,献上若干祭品(何况这些祭品并没有真的被神明吃掉,祭神后还可以带回家自己享用,说不定还会附上某种保佑平安健康的灵丹妙药),再磕上几个无伤大雅的头,就可以得到具有万能的神灵的庇佑,从中可以得到种种好处,更何况神的灵验是与自身的运程等因素相关联的,只不过是时候未到,说不定哪天就应验了。总之带有非常明显的功利性。  
综观透堡镇村落民间宗教信仰类型和形态,我们认为其主要有社会控制、群体整合、心理调适、文化交往、教育规范等社会功能。  
()社会控制功能在透堡传统的乡民社会里,神界高于人间、神明高高在上,人要受制于神。儒教虽然没有系统的宗教理论和严密的组织,却有着融合儒道释三教的内容丰富的宗教道德,以儒家的忠孝为主,兼收并蓄佛教的因果轮回、道教的承负报应等等宗教伦理,制约着乡民的言行举止,使人不敢讲假话、做坏事,不敢轻言离婚,自觉维护家族的团结和家庭的和睦等,许多乡规民约得到很好的执行。如透堡居民日常烧饭取暖用的是干柴,经常堆满大杂院的厅堂或大门口的空埕上,堵塞了逃生通道,一旦发生火灾,人员生命和财产安全将面临严重威胁和重大损失,为防患于未然,通过扶乩、跳神等神明降灵形式,提醒或动员乡民注意防火,及时将干柴垛移到旷野,以免火灾的发生。又如,为了防止水源污染的进一步发展,神明也经常附魂人体,说有妖魔鬼怪施毒,请大家做好环境卫生,切不可将对着水井排污等,同时往水井撒飘白粉等净化剂,乡民纷纷响应,收到很好的效果。另外,宫庙、教堂也通过各种宗教活动、仪式使乡民之间的人际关系更加密切,增进乡民之间的团结,化解矛盾,维系社会的安定秩序。  
()群体整合功能在传统的乡民社会,自然村落社区的乡民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闭塞的交通,要想孤立地存在于社会间是极为不易的,要想得到某种势力的庇护,必须依附民间宗教信仰的力量,投奔巨族大姓的麾下,形成祭祀共同体,组成庞大的网络系统来共同抵御外来的侵袭和风险。这从透堡自然村的逐步递减可以反映出来。透堡民间宗教信仰中的敬神赛会仪式由一定姓氏组成的,实际上就是整合群体力量的组织形式。它具有跨宗族的功能,把历史上具有共同遭际的宗族力量集合起来,共同面对外来的一切挑战,从而形成具有共同意识的社区。如乡村脏、乱、差的卫生环境给民众的日常生活和身心健康带来不利影响,村民组织虽进行广泛宣传发动,但收效甚微,一旦由出面管一管,问题常会迎刃而解。这是由于宗教的思想教育和组织制度,具有统一思想和行动的作用。此外,透堡民众在祖宗忌日和传统节庆举行家祭,和在清明白露节令举行的墓祭,以及各族姓每年固定在祠堂内举行的祠祭、聚餐、团拜,重修宗祠谱牒等活动,都是通过民间信仰与宗教制度的结合,勉励兄弟间要和睦相处、团结友爱,整合家族力量,增强宗族凝聚力,这对于家族、宗族内部的团结,以及在某些地方对于协调不同乡族间的关系都起到了一定作用。基督教、天主教的教义能给社会准则和价值观以神道的支持,维护现行的社会制度,控制社会越轨行为,通过礼拜仪式和奉行神圣的权力,宗教把整个社会结合在一起,它使处于不同社会地位,有着不同利益和愿望的个人或团体能够在一个社会中生活,也起着社会整合作用。 
 ()心理调适功能面对强大的自然和社会压迫力量,人们感到靠自身的力量无法对付,就幻想出超自然力量来帮忙。通过对超自然力实施巫术控制和献祭、祈祷等祈求活动,人们感到自身有限的力量得到了无限的超自然力的补充和帮助,释放人们内心的压力,增强人们对痛苦的忍耐力,心里会踏实许多,给人们希望和信心。透堡乡民常将家庭和个人的各种愿望寄托于神明的庇佑上,期望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美好愿望,通过对神明的祭拜祈祷,在虚幻的精神世界里得到某种补偿。临水夫人在透堡乡民中具有崇高的地位,她不仅是无所不能的妇幼主任,而且是祈嗣、禳关、求雨之神。透堡背山面海,地理位置较好,自然灾害较少,但由于远离行政中心,医疗卫生条件较差,生产是女性面临的一个大关,有不少妇女常因难产导致妇死婴损的惨剧,广大家庭都盼望有一个专门救助产难的神明庇护,因此,在透堡产妇的闺房里大都供有房里奶”———临水夫人的香位,产妇临产时,家中长辈当天持香祈求临水夫人降临产房保佑产妇顺产,这对舒缓产妇生理和精神上的紧张起到很大的作用。古时生活条件有限,儿童体质较弱,容易受到疾病的袭击,儿童死亡率高,乡人以为是邪魔作祟,孩童未满16岁须请临水夫人引护度过各种关煞,即透堡乡民所谓的禳关;又如透堡的许多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原本就是虔诚的儒教弟子,因疾病、家庭等原因,认为东方的神仙菩萨无法驱邪镇魔,于是寄希望于西方的天主来救世等等,都是希望求得心理上的某种平衡。  
()文化传承功能宗教本身具有很强的文化性,必然要借助文化活动表现出来。传统文化活动大多在庙宇祠堂进行。在家族文化生活中最热闹的迎神赛会期间,往往都把戏台建在祠堂、祖庙旁边,既娱人又娱神;无论演出或观看,均由家族统筹安排。因此,这种活动必然与家祠、族庙祭祀和逢年过节观戏游灯互相掺合,其宗教色彩和民俗气氛格外浓烈。透堡文人吟诗作对的聚会场所多为文昌祠。塘里尊王宫、武圣庙、泰山宫等均有较大的戏台和观众厅,供演戏酬神之用,同时民间业余艺人借助这个舞台交流技艺,挖掘历史题材,推进传统乡民社会的文艺创作,在广大乡村,宗族和宗教信仰的各种祭祀活动,如迎神赛会、道场、法式等自古以来均是百姓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为贫乏枯燥的乡村文化生活注入活力。……民间宗教信仰重要特点之一就是具有强烈的文化传承性,或者说是相对的稳定性,因此中国传统文化中,许多内容在文献中没有记载或语焉不详,但在民间宗教信仰中却得到比较完整的保存。如透堡文化人独特的文化娱乐活动———游字纸。古人视墨似金,尊字纸如目,通过这一活动唤起人们对文化教育的重视,对文化人的尊重。它始于何时已无稽考,到清代已经盛行。延续至今的游字纸虽有浓厚的民间宗教信仰色彩,但对于今人了解、研究台湾客家人的惜字社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参考依据。又如在迎神赛会时的铁机坪架、迎褐骨扮八将以及缅怀南宋淳熙年间郑鉴状元的三头马”(也称三鼎甲”)等民间舞蹈,千百年来,在历史上既满足了人们对文化娱乐的需求,又促进了民间舞蹈的花样翻新和技艺提高,对民间舞蹈艺术的发展和推陈出新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外,民间宗教信仰与几种宗教形态并存,在互相斗争中不断融合,促进各种文化的碰撞和交流,也推进文化的传承。  
()教育规范功能宗教道德规范,对信教群众有很强的指导和心理自我制约作用。透堡的基督教定期举行谈经、讲道、洗礼、圣餐、礼拜、祈祷等活动:天主教的日常圣事活动主要是礼拜、念经、洗礼、婚配、坚振、终博、告解、领信体、望弥撒等,弥撒前念经、弥撒后的圣体降福仪式以及星期五守斋”(为纪念耶稣受难,天主教会规定星期五不吃肉);佛教宣扬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邪淫,帮助穷人、病人、残废人,照顾孤儿寡母,买卖公平,孝敬父母,诚恳待人等,这些严以律己、福利社会、利益人民、爱护生灵等道德规范,对人们有极大的道德教育和约束作用,对信教者起着陶冶品性、净化思想的作用。透堡的儒教讲究为人要积德行善,要做仁德,他们利用响雷教育后代要孝顺父母,爱惜五谷粮食,多干善事,否则就会遭雷击。成神成仙确实是他们一直向往的,但他们又一直认为神仙不是祷告乞求而来的,而是在有生之年立德立功立言出来的,是修身养性出来的,是积善行德出来的,现世人生做好了,死后自然升天。又如透堡的基督教、天主教要求信徒要与人为善,不能做恶事,饭前都进行祈祷,感谢上帝赐予人间万物,要讲求节约,反对浪费,否则上不了天,只能半路吊。这种宣扬行善与抑恶,倡导和平与博爱的理念,不仅与社会稳定、社会和谐,社会文明的要求相一致,也是社会公共行为规范的重要源泉,在一定程度上,起着规范人们思想行为的作用。加之宗教行为规范的神圣性,使得不少信徒把遵守宗教行为规范,看成自己的神圣义务和荣耀,在一定程度上能增强信众抵御不良诱惑的能力,提升自身的品格和道德素养。另外,在强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同时,大多数宗教都鼓励信众在教内或社会上行善举,做善事,扶危济困,关爱人群,宗教信仰的这种教育规范功能也能在一定领域,一定程度上分担社会关怀和社会服务的任务。
  为了家乡的新闻能够更加即时分享,对于提供家乡一手图文新闻提供者我们将给予50-200元不等的奖励!投稿邮箱19019131@qq.com【马透之窗 家乡网站】 查看《已获奖励者名单》

【整理发布: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站免责声明:
  1、“马透之窗”内容多为转载自互联网、民间收集、网友提供等渠道来源!其目的初衷是宣传家乡的历史文化、家乡的名人事迹、家乡的建设发展等信息,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2、“马透之窗”拒绝发布有关政治敏感信息,请大家共同监督,如因不慎转载涉及政治敏感信息请大家即时提醒删除,谢谢!让我们共同维护家乡网站的健康发展!本站不承担稿件侵权、泄密等行为的连带责任。如有任何虚假或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确认后更正或删除,谢谢。
  3、马透之窗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站的地址 www.MaTou.cc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相关栏目